从沙特少女赴泰申请难民事件 谈台湾《难民法》困局

+

A

-

日前一名沙特阿拉伯18岁少女库农(Rahaf Mohammed al-Qunun)自称受到家人虐待,到泰国曼谷寻求申请成为难民,并拒绝当地移民局人员将她遣返回科威特的新闻,受到国际瞩目。

自称受到家人虐待的库农,1月5日趁跟家人在科威特旅行时脱逃。库农称她拥有进入澳大利亚的签证,她在友人的鼓励与支持下,先到泰国曼谷转机,再前往澳大利亚。不过库农试图入境曼谷时遭当地官员拦下,为阻止当局将她遣返至科威特,库农将自己反锁在泰国机场的一家酒店内,她称因为脱离了伊斯兰教,因此害怕家人会杀了她。

目前,库农已被联合国认定为难民。

另一边厢,与曼谷只有四小时飞行距离的台湾,虽然也关注到这起“沙特少女”事件,但从实际面来看类似事件若发生在台湾桃园机场,沙特少女想在台湾申请难民庇护,可能会面临阻碍,因为当前台湾的《难民法》草案仍躺在立法院,迟迟未能通过二读。

沙特少女库农当时无法入境曼谷,与当地官员进行交涉(图源:VCG)

难产的难民法草案

其实台湾过去有过接收大规模难民的历史,如躲避战乱的越南船民、泰缅孤军后裔等,但一直缺乏法源,无法制度化地去处理难民申请,只能以个案处理。

最早对于推动难民法立法的讨论,是2005年由当时执政的民进党推动的,但由于立法过程的各类因素考量,使得该草案多年来进展有限。

2009 年,台湾总统马英九为展现台湾亦为国际社会之一员,而批准了“两公约”,即“公民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及“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并将之“国内法化”,以提升台湾的人权水准,为难民庇护的法制化奠基。

不过要一直到2016年,民进党二度执政后,难民庇护的法制化才有所进展。掌握立法院议席优势的民进党,在与国民党、时代力量等在野党均有共识之下,《难民法》草案终于在2016年7月通过一读。然而,也经此一读后,草案又再度陷入停滞不前的状态。

归根结底,困扰着《难民法》进展的,是始终躲不过的“两岸问题”。基于两岸在地理上的相邻,国民两党均有难民法通过后,会有大批大陆籍异议人士来台申请政治难民的顾虑。

在2018年9月,曾有大陆异议人士颜克芬、刘兴联从泰国过境台湾桃园机场,以联合国难民证向台湾当局申请庇护。不过,由于台湾官方认为他们因为无法提出明确的受到迫害相关事证,因此只能待在机场管制区,两人至今仍在等待第三国接收的审核通过。

而在更早之前,则有2018年5从印尼转机来台的大陆维权律师黄燕,虽然黄燕是首位持联合国难民证入台湾的难民,但碍于法规,她最终也必须前往第三国。

由於台湾的现行法规并没有提供大陆人士“政治庇护”的法源依据,因此台湾官方多只能依个案处理。根据现行的两岸人民关系条例第17条,台湾官方可“基于政治考量”,视个案准予专案长期居留,但其中规定的申请人必须是“领导民主运动有杰出表现之具体事实及受迫害之立即危险者”,何谓“有杰出表现”之定义也十分模糊。此外,条例也规定“合法入境”才能申请,这意味将偷渡来台的大陆异议人士之政治庇护排除在外。

虽然台湾陆委会曾提出对第17条的修正草案,放宽对大陆异议人士申请政治难民的限制,但相关草案仍在立法院束之高阁。

这意味着,在两岸人民关系条例第17条修正草案与难民法草案,仍在立法院被朝野冷处理情况下,无论未来是大陆人士或外籍人士赴台申请难民庇护,仍得被视个案处理。

开放难民未能得到台民意支持

除难民法制度化后,可能带来大陆异议人士寻求政治庇护之难题外,台湾社会对于难民的想象,多为难民来自欠发达国家,可能给台湾带来治安问题,以及对穆斯林难民会否涉及宗教激进主义的忧虑。

另一方面,疑涉嫌恶性倒闭并卷走数百万美元资金潜逃加拿大的台湾知名网红“贵妇奈奈”(本名苏陈端),1月5日被加拿大边境服务局拦下后,便提出了难民申请以便备长期滞留。由于台湾与加拿大之间没有司法互助协议,“贵妇奈奈”可能无法被引渡回台。因此不少台湾网民对于“贵妇奈奈”在台卷款潜逃,却能在海外申请难民之行为感到不满,无形中也加深了对难民的负面观感。

因此民进党政府若执意推动难民法三读,在社会普遍认知还未有充足建立的情况下,对于难民可能带来的犯罪问题、族群与宗教冲突,可能民进党政府得面对社会激烈的反弹声浪。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軒燃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