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观察:基因编辑婴儿风暴下的香江之惑

+

A

-
2018-12-03 00:11:35

在越来越多学术权威与科技舆论难掩愤怒的指责与要求制止声中,中国官方的回应显示了他们已经暂停了一名声称创造了世界首例基因编辑婴儿的科学家的工作,这位名叫贺建奎的科研人员是中国一所大学的副教授,他的科研行为正被广泛视为人类伦理规范层面的不道德,并且违反了中国法律。

饱受争议的科学家贺建奎此前在香港召开的一个会议上,为自己直接用于人体的基因改造工作辩护(图源:VCG)

而在这场风波发酵的地理中心香港,前来于此进行演讲的贺建奎表示了他可以透过基因编辑技术,令一对新生双胞胎婴儿能够先天对令人生畏的爱滋病免疫,这项突如其来而又超前世人认知的试验作品,是全球首例关于人体的直接改造产物。

尽管事件乍看之下,可能会被一些不解因果的人们误认为这是一项极为超前的医学突破,却正在不为全世界理解一般,但实际上,这样的进击之举风险巨大,全球医学界的批评如潮,伦理审批再一次被广泛讨论,无不因此实验越过了人类文明当下的红线——对于表明正在致力发展生物科技的香港,这不无启示。

没有人可以否认,被世人追寻了太久的爱滋病免疫,注定将会是人类医学上的一次重大突破,然而,贺建奎研究手法当下却备受质疑。全球的医学研究向来对人体实验持审慎态度,基因编辑的技术尤其崭新,即使顶尖学者们也未必能成熟掌控风险,而改造基因失手可能带来的潜在隐患,好莱坞科幻灾难电影已经为世人普及了太多。

因此,名不见经传的贺建奎莽于修改胚胎基因的风险可想而知,若不幸失手,基因缺陷更会因此遗传下去,这正是外界的忧虑所在。被改造过基因的婴儿真切存在的消息公布后,大中华地区的122名科学家便联合发布声明,称学界至今没有敢于透过基因编辑来尝试免疫爱滋病,正因为其中风险太大,并谴责贺建奎的人体胚胎实验“疯狂”,绕过生物医学伦理审查;科研界权威人士、英国牛津大学应用伦理学家乌莱斯(Julian Savulescu)随后亦发出声明,指作为试验品的这对双胞胎儿童原本没有健康问题,但接受了基因编辑反而要承受风险,不知将来会否有癌症等副作用,而爱滋病既可避免,亦有疗法,不必如此兵行险着,这份声明形容贺建奎的研究是“邪恶滔天”。

尽管后来,贺建奎声言“伦理将站在我们这边”,并比喻正如试管婴儿起初也有争议,后来却为人接受。改造婴儿基因的道德问题,涉及医学伦理和哲学,固然值得讨论,但与此同时,这次事件还涉及医学研究的政策规管,努力于此的香港尤要留意。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王圣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