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博弈映照下的“百年大变局”

+

A

-

中美贸易战的发生并不是偶然。人们在若干年后回溯,它可能仅仅是大国博弈的一个片段,更只是世界文明演进的瞬间,总之今天的人们可能会高估它的意义。不过,可以确定的是,从历史的长周期看,它具有特定的必然性,可以视为大国博弈新阶段的标志,世界政治经济权力转移的里程碑,甚至世界文明秩序再思考的催化剂与转机,尤其是西方文明中心论加速检讨其本身的开始。

中美经贸谈判只是中美博弈力量消长的表现形式(图源:AP)

中美贸易搏杀延续至今,已经超过一年,而且从两国国家实力、政治建构和民族特征等等各种角度看,这一发生在中国上升周期、美国“相对衰落”历史阶段的“战争”将是长期的、全方位的,也是难以调和的。其“烈度”可能不低于当年的美苏争霸、资本主义世界“三足鼎立”的实力消长变化。

对于这次中美驳火的影响以及背景,我们今天所能看到的分析都多半局限在现实的博弈策略选择和利弊得失权衡,而即使有声音将其置于“中国威胁论”“修昔底德陷阱”的国际政治视野中也难以摆脱西方文明历史的经验逻辑。那么,如何理解中美贸易战的真实意义呢?本文拟从文明与生产力的演进、经济周期的逻辑和“大国强权”的转移去认知。尽管中美贸易战尚无终局,对其评估为时尚早,不过它所代表的力量的确对西方主导的全球秩序以及对这种秩序的观念“迷信”产生着冲击。

首先,从经济史周期看,中国国力处于触底反弹的上升周期中,外界必须正确看待所谓的“中国崛起”。中国如今位列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是如果按照人均水平测算2018年仍不足1万美元水平(全球排名70名以外),而世界排名最靠前的国家则超过10万美元。这意味中国经济体量仍然有相当的增长空间。

从历史看,中国曾经在近代历史之前(甚至直到晚清还因为地大物博、人口密集)长期占据世界GDP排名前列甚至第一的位置。根据估算,清仁宗嘉庆二十五年(1820年),中国经济总量占全球比重达到32.9%,而到1950年中共建政第二年则是触底到4.5%。而与此同时,中国在世界人口的比例长期保持在20%左右。

这是不正常的,也是不匹配的。1956年8月30日,中共领导人毛泽东在中共八大预备会议上发表讲话《增强党的团结,继承党的传统》提到,中国是有6亿人口的国家,在地球上只有一个。过去人家看不起我们,因为没有贡献,“你有那么多人,你有那么一块大地方,资源那么丰富,又听说搞了社会主义,据说是有优越性,结果你搞了五六十年还不能超过美国,你像个什么样呢?那就要从地球上开除你球籍!”

所以从历史长周期看,中国重新恢复其全球地位,是走出历史衰落周期的大概率事件,甚至必然事件。

而且,更重要的是,如果说畜力和铁器取代部分人力从而带动了生产力的第一次跃升,而三次工业和科技革命成就了人类社会生产力的二次大跨越,那么当信息时代来临,也必然意味着全球社会生产力和财富积累的爆炸。如今,包括中国在内,虽然世界各国发展阶段不一,生产力并不完全同步,但整体上,这是一个属于所有国家的时代。在已故未来学家托夫勒(Alvin Toffler)的《第三次浪潮》中便明确界定了一个农业文明而工业文明而信息社会的演进预言。

其次,从全球近百年政治经济格局变迁的视角看,美国的相对衰落与中国的相对崛起的确是既然的现实,而且也是未来大概率延续的趋势。如今,包括世界银行等国际组织和智库给出了中国在经济实力上超越美国的具体时间范围,从未来二三十年到五十年内的推算结果。而“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国际政经格局和中美的国际话语权必然由此发生适度的转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穆尧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