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论场:一场习近平与“官僚”的拉锯战

+

A

-

北京时间1月9日晚,中国央视在其“黄金时间”推出一部名为《一抓到底正风纪》的专题片。该片由中宣部副部长兼央视台长的慎海雄担任出品人。这是在过去几年里,中共中央强力整顿陕西秦岭违建别墅现象,并通过媒体将其广而告之的其中一个动作。

在近几个月,甚至是在过去许多年里,秦岭违建别墅事件持续发酵,揭开中国地方政坛的沉疴痼疾,央地博弈的折冲往复,环境改善的艰难,也把长年以来平凡低调的西部省份陕西,抛在了聚光灯下。

秦岭拔除“钉子户”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习近平在2005年于浙江省提出来的这一口号,如今在中国几乎已经是家喻户晓。不过,横亘在中国中部,被视为中国一条“龙脉”的秦岭,山上一千多栋违法建筑的别墅,却已经像“补丁”一般绣在了青山之上绿水之边许多年。尽管在这些年里,针对其建筑违法的指责长盛不绝。

秦岭违建别墅群成为中共中央与陕西地方的博弈点(图源:VCG)

早在2012年4月,便有《三秦都市报》的调查文章《国家级贫困县陕西柞水县别墅林立》揭示,一个不到20万人的小县城陕西省商洛市柞水县,“山沟沟里正在掀起一股开发热潮,一栋栋山庄、别墅拔地而起”。

两个月后,《新京报》跟进报道《秦岭深处藏别墅,严禁项目证照全》称,“以风光旖旎著称的秦岭南麓和北麓,一些别墅开发项目违反国家和地方有关禁令上马建设,却‘证照齐全’。”

最令外界关注的是其中的所谓“支亮超大违建别墅”。据西安电视台披露,该别墅总圈墙面积9,280.53平方米,有鱼塘两处,狗舍一处,另有通往各处道路及道路硬化设施。此间的狗舍面积有78.03平方米,网友自嘲称其比自己房子还大。

值得一提的是,该别墅院内分布着石刻、石雕、石碑、拴马桩、石鼓等物件,后经鉴定数为237件,其中现代工艺品26件、文物211件,可流通文物30件,不可流通文物181件,其中三级文物3件,一般文物178件。

《新京报》援引一位村干部的话称,别墅的卧室房顶是橡木的,酒窖里都是茅台、五粮液,“50年茅台当水喝,一次一箱,喝不了让我带走。”

以如此数目和价值的文物装点自家别院,茅台当水喝,足见别墅主人的豪奢和权势。

据悉,这栋别墅位于陕西省西安市户县古井镇蔡家坡村南,由支亮在2008年8月建成,是一栋具有园林特色的中式仿古建筑。该别墅后来被改名为“陈路超大违建别墅”,因为其由支亮具体实施建设,但实际业主是陈路,两人是大学同学。

据《财经》报道称,陈路的父亲曾在西安市党政系统担任要职。

时至今日,一大批陕西官员已经受到牵连并被处理,如中共原西安市委书记、陕西省人大副主任魏民洲、陕西省原副省长冯新柱,陕西省委原秘书长钱引安,以及西安市长上官吉庆、西安市原政协主席程群力等高官。

2018年9月29日下午,大型挖掘机、降尘车顺着直通“支亮超大违建别墅”的路径,抵达这栋别墅的院外,用了五个小时才将地面以上部分拆完。10月14日,其周边围墙亦被拆除干净。

新加坡《联合早报》文章表示,“秦岭违建别墅问题已存在近20年,经历了几次中央和地方党政领导层换届,官方也多次要求西安市全面清理违建别墅,但违建别墅问题不仅没有解决,反而越建越多。”

这些违法建筑为什么顽强存在了20年之久,为什么在今日终于被清理掉?中国官方媒体的群起报道,揭开了其中的内幕和关节。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或许是习近平作为中国最高领导人为此作过六次批示。

六次“最高指示”

《一抓到底正风气》专题片里介绍,2014年5月13日,习近平就秦岭北麓西安段圈地建别墅问题批示:“陕西省委省政府主要负责同志关注此事。”

然而,陕西省委收到批示后没有在常委会上传达,而是向下批示省委监察室会同西安市委负责查清;西安市委书记魏民洲将其批转给西安市长董军;董军在会议室走廊向长安区、户县等区县领导作了口头布置。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青苹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