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岭案背后的权力崩塌 陕西前高官赵正永的政治悬崖

+

A

-
  • 赵正永未出现在秦岭违建别墅纪录片中(图源:陕西卫视视频截图)
  • 陕西省委书记胡和平现身纪录片(图源:中国央视视频截图)

北京时间2019年1月10日,中国中央电视台在黄金时段播出的《秦岭违建别墅整治始末》纪录片引发高度关注,影片在披露陕西官方对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先后六次批示敷衍了事的同时,直接点名时任陕西省委主要领导,使得当时主政的赵正永再次陷入舆论旋涡。

赵正永被党媒“点名”

影片指出,2014年5月习近平批示要求陕西省关注秦岭违建别墅,但时任陕西省委主要领导接到批示后,没有在省委常委会上进行传达学习,也没有进行专题研究,只是简单地批示省委督察室会同中共西安市委尽快查清、向中共中央报送材料。时任省政府主要领导也只是进行了圈阅。

有分析认为,作为中共重要喉舌的央视,用这样的方式“提及”赵正永显然对其“仕途”非常不利,而赵正永是否会受到降级甚至“落马”,也成为外界关注的热点。

中共人民日报海外版旗下微博账号“@侠客岛”发表评论称,在秦岭违章别墅拆除问题上,现任省委书记、时任省领导、几任西安书记市长,甚至县长都出镜做了检讨。但有一个人没有出镜,就是那位“时任陕西省委主要领导”,耐人寻味。

赵正永曾于2012年至2016年担任陕西省委书记。今年68岁,安徽马鞍山人,2001年开始由安徽省委政法委书记调任陕西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后担任陕西副省长、省委副书记、省长、省委书记等职。

2012年8月15日,中国官媒新华网报道了“秦岭北麓41栋违规‘别墅’高调拆除后竟复建”的新闻,时任陕西省长赵正永、副省长祝列克立即作出批示,要求有关部门核查此事。

由此推测,赵正永从2012年就已经接到习近平对秦岭违建别墅的批示,但直到2014年他居然仍置若罔闻。

涉及陕西千亿矿权案

就在秦岭违建别墅纪律片遭受热议的同时,一篇《实名举报原陕西省委书记赵正永》的文章也被热炒。这篇早在2016年撰写的文章在2018年8月份曾被重新发布,当时并未引起外界足够的注意,但是当近期中国央视前主持人崔永元爆料最高法卷宗丢失后,这篇举报文章再一次受到广泛关注。

该举报信由榆林市凯奇莱能源投资公司法定代表人赵发琦署名撰写,指陕西原省长袁纯清和赵正永,以及已落马的原最高院副院长奚晓明等人在“榆林横山县波罗井田15.6亿吨优质煤田探矿权的归属”争议中干预司法。

中国最高院2009年11月4日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案子回到陕西后,继任省长赵正永在重审开庭前,两次召开省政府党组专题会,直接认定民事合同无效,并签发了文件。【相关新闻:崔永元爆料陕西千亿矿权案 折射中国政坛“三宗罪”

赵发琦称,赵正永当时通过时任陕西副省长洪峰强令西勘院将波罗煤矿“一女二嫁”,安排西勘院与神秘女港商刘娟旗下皮包公司“合作”,以攫取凯奇莱能源合同利益,并鲸吞巨额国有资产,最终将波罗煤矿转卖给境外公司获利。

这位举报人还指出,赵正永等人为了案件费尽心机,先后订制了4个秘密文件(包括1个机密文件),其中两个秘密文件直接关系到判决结果,且中国最高法院和陕西省高院都深度参与其中。

分析人士表示,陕西最近引发关注的秦岭违建别墅和千亿矿权案两件事看似无关,其实都与背后的官场生态有关,甚至与当时主政陕西的赵正永存在直接关系。

目前,与秦岭违建别墅有关的陕西省委原常委钱引安、陕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党组副书记魏民洲、西安市原市长上官吉庆等多名官员已遭受处分,那么赵正永能否平安过关,仍需观察。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苏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